哈利·泽维尔[综英美]

第174章 我先来的

类别:沙龙国际 作者:镜子里的棋局 书名:哈利·泽维尔[综英美]

    R□□en和Emma狂奔而来——作为最关心Erik和Charles事情的两个人,这实在是不奇怪, 因为她们同时收到了短信。

    “他答应我了!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他了!”

    这样两条短信分别传达到了两人的手机上, 这导致R□□en和Emma相遇在门口, 还发现Peter和Harry在门口开心地嘀嘀咕咕,两个人已经乐的失去理智, 从婚礼用不用捧花一路谈到蛋糕要几层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是觉得第二天就会举办婚礼吗?”R□□en说,“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孩子。”Emma评价。

    Emma和R□□en对视了一眼, 两个同等美艳的金发美女一人一只手罩着两个男孩的脑袋, 把他们给拎到一边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就好像没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似的。”Emma说,随后在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对视一眼又傻笑起来时,自己也露出微笑,“但是这不是说我们可以不为这个高兴,等事情完了之后到了十六岁的都可以去喝一杯, 我们可以庆祝一下两个人的单身时代‘终于’要结束了。”她把终于这个词咬得很重,随后扬着下巴瞅了瞅门。

    “我猜这不是进去的时候。”R□□en抱着双臂忍不住假笑着说,尽管她很想瞪一瞪自己的侄子,揪着他的耳朵数数他都干了些什么, “我不想进去听些热恋的情话。”

    Peter心领神会,一把单手抱起Harry, 一手拉起蹲在地上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的Draco,溜得快极了。

    看着男孩们拐个弯消失了,Emma和R□□en等了十分钟,这才装模作样敲敲软绵绵的帐篷门:“男士们,你们的订婚戒指套好了吗?我们可以开始定婚礼场所了, 对吧?”

    里面传来一声Charles的调笑:“你大可以把蛋糕一起定了,Emma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银色的底托。蓝钻,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。割面十分干净,银也打造的很不错,但是单论手艺还是只能说是平庸,因为那就是麻瓜的做工,论起来算不上珍贵。

    ——但是热恋中的订婚人士看的从来都不是戒指,Draco只有十二岁也能够明白这一点。因为举着戒指的那个人显然要的不是对戒指的称赞,而是对那问题的回答;答应的人则也不是想要这么一枚戒指,而是希望对方对自己举起戒指。

    但是Draco还是忍不住想要一对更好的,而且还想起一对不太好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一对素面的银戒,没什么巧妙的雕琢纹饰,也没嵌上什么天价的宝石,平庸之中的平庸,就像个合适的铁圈套在手指上……与其说是戒指衬托了那只五指修长的手,不如说是手令戒指变得更合适于在一只手上闪耀着不起眼的银光。

    它应该更精致一些,他觉得它该有秘银的质地,妖精的手艺……其次,它应该更闪耀一点,至于选什么宝石,碧玺也许是个好选择,Draco还知道一种矿石,它的矿在德国,地质上的魔力让那种宝石在白天是蓝色,夜晚则被赋予一种奇特的绿色,每当有人把它拿在手里,巫师就可以看见光在里面游荡,那也是魔力造成的美妙结果。它出产很少,但是确实很美,德国那边的贵族把持着这种宝石的出产。

    ……不,他为什么要想这个。

    Draco抬起手,想要狠狠一巴掌甩在自己脸上,但是想想这有多痛,最后这巴掌还是轻轻放下了。

    他那时候怎么想的?

    羡慕。

    这个词像是骑着光轮一样闪过他的脑海。Draco从窗缝里看见被求婚的人扑进求婚者的怀抱时切实地这么想着,舌根莫名分泌出许多唾沫,他吞了口唾沫,掌心和胸口开始发热,后边儿的Harry和Peter在欢呼,他在盯着里面发呆,就好像这么看就能体会到那种喜悦。

    Erik献上了戒指,Charles接受了,从此以后这对恋人便能够名正言顺地拥有彼此……但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他羡慕的点在哪里?

    他为此发了半天的呆,答案隐隐约约就在那儿,但是他就是解不开那层纸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饿么?”

    Draco回过神时,一个汉堡正塞到他面前,他抬起脸,眼睛无意识地瞪着那个汉堡,然后一瓶可乐也放到了他面前,拿它过来的那只手指尖冒着凉气,将可乐冰的温度正好,还把盖子给扭开了。

    那只手还伸到他额头上来,手的主人关切的问:“Draco?Draco?中暑了么?”

    Draco一把把那只手拍开,冷哼一声:“刚才冷的像冬天,你和我说中暑?”

    Harry左手拿着汉堡包,咬下一口,表情在Draco眼里十分无辜:“你都好久没说话了——被我爸爸他们吓着了吗?我听说英国巫师界不太提倡……额,同性恋。”他小心地说了这么一句,无可避免地想起那个吻……不,是人工呼吸,脸上微微有点发烫。

    他很无奈地自己摸了摸脸,决定如果别人问起就说自己是被热的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爸和那个人的事情,别‘你听说’。”Draco撇撇嘴,拿起汉堡看了会儿,撕开包装一口咬下去,垃圾食品他吃的很少,但是在这个时刻,双层芝士汉堡是一种任何人都想要把它整个吞进去的东西,不管是喷香的肉饼还是去腻爽口的酸黄瓜,又或者是高卡路里的芝士,Draco都抵抗不了它们的诱惑,更何况还有可乐!这两样东西就算是Draco也觉得是绝配!

    他狠狠吃下去半个汉堡,再灌上半瓶可乐,这才觉得肚子里有底气供他继续说话,整个过程中Harry一边以一样的姿态把汉堡干掉,一边用一种很满意的目光看着Draco吃汉堡,这感觉很难描述,但是Harry想了想,觉得这仿佛就是喂猫的乐趣。

    ——当然这个感想是绝对不能和Draco说的。

    Harry不知道的是,Draco也有‘绝对不能和Harry说’的东西。

    Draco其实很想把郁闷一吐而光,仅凭一个人的智慧总是很容易钻入牛角尖,但是当他张嘴的时候他又不知道该和Harry说什么。怎么说,对着这个白痴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一张‘我等着听你说点什么’的表情,Draco就觉得刚才思索的那些一个词都不想跟他说,也不能跟他说。

    他又不懂。Draco莫名地感到一阵泄气。

    “Harry?你吃完了吗?”Emma拿着一堆东西走近,“介于你还活蹦乱跳——我是不是能够要求去Allen那里帮帮忙?”她的蓝眼睛在Draco身上轻轻掠过,“你的小朋友要是想帮忙也可以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好——你继续吃,”Harry连忙抹抹嘴巴,摁住Drama点点头,后者急匆匆离去,“你该多……额,”他想起Felton训斥过他的这一点,他,还有别的什么人,主要是他,在无意识的对Draco实施一种保护的态度,这是一种不该有的傲慢,他说好要反省的,“等你吃完我们再去。”他最后选择这么说,还带点掩饰地快速眨了眨眼,眨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Draco怀疑地盯着他一会儿,毕竟Harry这个人他也不是只认识了一天那么短,‘别去’‘你该多休息’才是Harry这个时候该说的,就像只有他才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一样,也是Draco现在会感到挺火大的回答,不过,考虑到Harry中途改变主意,最终Draco还是勉强满意这个态度,矜持地点点头,又继续大口吞食起汉堡。

    “慢点吃,”Harry看了看他,伸手敲敲瓶子,把冰可乐加温到常温,不赞同地看他几乎嚼都没几下就吞下去,“你这样会胃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是为了谁累到这个地步,还连顿饭都没好好吃?”Draco咽下一口吃的,理直气壮地反驳,“啊?为了谁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,”Harry好脾气地回答,“快吃快吃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最终一前一后地跑去帮Allen的忙了。在Draco发呆的过程里,Peter早就跑前跑后干了许多事情,他乐的发癫,用无数事务来发泄这种快活,Draco和Harry几乎没几秒就能看到一道银色的影子旋风刮过般窜了过去,多走几步还能再看一次。

    Harry继续他被绑走之前的活儿——帮助Allen给一些伤者包扎和配药。他背着一个跟他脑袋一样大的医疗箱,Draco则跟在他后头,看着他嘴角咧得大大的给人绑纱布和上药,时不时还傻笑几声,搞得伤病患偶尔莫名其妙,偶尔还跟这个男孩一起笑起来,认识Harry的还问他:“有什么开心的事儿吗,Harry?”

    而每当遇到这种情况,Harry就会笑得更灿烂,回答:“马上就有一件特别好的事情要宣布了,这我不能先说,Erik叔叔会怪我嘴巴没门儿的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——纠正一下,很多人,都在听到这答案时挺心领神会地笑了。Charles和Erik的爱情长跑实在是跑了太多年,其中还掺杂着Erik结婚这种鬼事情,大家等一个好消息确实已经等了好久了。

    “他早就知道自己该去找哪个人睡一张床,爱谁的屁股和嘴唇,他也知道别人总不是最合适的那个,”蓝皮肤红西装的红魔鬼Azazel颇意味深长地说着,他已经是大叔的年纪了,却依旧有着属于自己那派的风流倜傥和满口浑话,Harry认为Logan肯定和他意气相投,此刻他灌了自己一口酒下去,咧嘴露出尖牙,“要我说,老板他也是时候把那个人定下来了,攥在手里的东西和属于自己的东西总得合二为一才完美。”

    Harry很有风度微笑以对,Draco整张脸都抽搐着,二旁边帮忙的大概是他女友的女人也狰狞地咧嘴一笑,酒精棉摁在红魔鬼的伤口上,激的他尾巴一甩:“看在老天的份上,对着小孩儿你能注意言辞!”

    在红魔鬼的一声嗷叫出口之前,Harry抱着医疗箱笑眯眯地带着Draco前往了下一个驻地。

    “你笑得跟中了彩票一样。”Scott在看见他时面无表情地说。他抱着自己受伤的手臂,手掌在扭伤的脚腕那儿揉搓着,“话说你来干嘛,我以为你要黏在教授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噢,我不当电灯泡,”Harry把医疗箱递给Draco,想了想,挽起袖子,先是给他消毒,再把手覆盖在他还流血的伤口那儿,伤口慢慢愈合后又搓了搓手掌,拉过Scott的脚腕,“你这是错误的做法——不能揉它。”说着他的手上冒出一阵阵寒气,随后他把双手放到Scott的脚腕上,开始进行简易的冰敷,但是时不时也会把手摁在其他伤口上,或者拿出药品,在Scott嚎叫出声时给他擦药或者直接念咒治好,是哪种视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Draco看着他蹲在那儿认真地给别人敷脚,觉得刺眼极了,忍不住说:“就好像这里缺个冰袋给他敷脚一样——你就非要亲手这么干?把自己搞得像个亲力亲为打扫卫生还带给客人按摩的服务生,还直接给他——这么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,噢,等下,”Scott不动声色地在红石英眼镜下瞥了面色古怪的Draco一眼,顺手把Harry推起来,“我确实忘了要冰敷——但是你完全可以拿个冰袋,你的手不冷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问问Bobby,他在把手伸进John的衣领冻住这人后背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冷。”Harry耸耸肩,从医疗箱里拿出一个冰袋丢给他,“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方便快捷……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Logan,”Scott嘴唇动了动,最后还是不情愿地说,“Logan在帐篷里头,给他看看呗,我看他那把老骨头已经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Logan一点儿也不老。”Harry很公允地说完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大概是精神不老,”Scott一脸难以容忍的表情,“刚才红魔鬼来找他喝酒——你能想象吗,喝酒!他们说成年人都这样,但是我哥可不这样!”

    “没人能在你心里和Alex比。”Harry笑眯眯地揭露出这一个事实,给他治完最后一个伤口就站了起来,“上帝也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——”Scott活动了下手臂,感叹道,“你越来越像个魔法师和牧师了,疗伤水平见长,呼——你那根小棍子呢?说起来下次打游戏带你当奶妈怎么样,你专业挺对口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Harry便忍不住肉痛的——那根黄岑木魔杖跟了他两年,一直是他温顺的好伙伴,虽然他一时气坏了也只是直接把它仍在Hogwarts,但是天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拿回它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想很难了……”他含含混混地回答,站起来打算进帐篷里去,“食物和水你们这边有吗?”他从口袋里扒拉出一大盒曲奇饼丢给Scott,后者哇哦了一声接住了,“你的口袋肯定连接着异次元,这盒曲奇有你十个口袋那么大了!”

    “你哪儿来那么多吃的?”Draco怀疑地看着Harry又掏出一把糖果,从里面挑出块儿太妃糖塞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“Stark先生送过来的。”Harry掀开帐篷门,嘴里含着一颗柠檬糖,“他说Loki,”说着,Harry嘴角一抽,“偷偷带了太多零食和食物过来,介于他什么也没干,他就被剥夺了休闲享用食物的权利,这些就被人送到我们这儿了,当时你在发呆所以不知道……Stark先生说这是全给我们了——说起来我一会儿要去找海尔波,它掉的地方好像有点远……”

    Draco根本不关心海尔波,他关心的是哪个‘Loki’。他简直是被噎了个正着,嘴里正巧还含着那块糖,吞还是吐的选择题摆在面前,令人痛恨自己舌头太快。

    “等等等等,你为什么不早说,”他最终还是把糖嚼吧嚼吧几下咽了下去,但是还是觉得有点头晕,这种感觉就好像你说你抢了亚瑟王的马去打猎,“梅林啊,你抢了‘那个Loki’的零食,还到处分送!你不怕他找你的麻烦?”

    至少就电影来说,Draco不觉得那是个大度的人——更何况他不久前才随手把Harry给搞得只能拿着写字板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我抢的。”Harry摊手,“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,想送回去也没办法——不过是一点零食,你太紧张了,Draco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平静地笑笑,此刻他自己觉得心态也沉稳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怕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走进了帐篷。Draco本来想跟进去,但是里面那股刺鼻的血腥味,酒味混合着药味的难闻味道直直把他逼了出来,他只好百无聊赖地站在外头,和坐在外头的Scott挨着站,两个人一起听里头Logan龇牙咧嘴地叫Harry轻一点。

    “轻一点没效果,想想Rogue,你也会挨骂的,”Draco听见Harry在里头说,“这里是骨折了吧……”他遗憾地说,“这个要配合魔药,我目前没法治……咦,这是手腕脱臼?这个可以治。”

    一声听着令人觉得可怕的咔吧声之后,连Draco都能听见里面猛地一吸气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觉吗?他治伤是不是伤势越重手劲儿越重?”Scott砸吧砸吧嘴,有点后怕地说,“上次Peter把自己从天上摔下来被他抓去灌药和矫正骨位时叫的可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这回事,”虽然和Scott不熟,但是Draco想起Harry轻轻覆在自己伤口上的手,果断打击这等错误发言,“那就是错觉。”

    或者他只是对我比较轻手轻脚。他满意地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个神殿废墟的角落。

    神殿的主人已经陨落,信徒反抗无用,不少复仇者联盟的员工已经接管了他们,本地的土地也会尽快恢复原状……但是此时此刻,它还是一个偏僻且难以行动的地方,因为本来就只剩下半座的神殿,就在刚才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Snape无言地将男人从砖石中间的缝隙里扯起来时,他,Sirius以及Lucius,三个同为孩子而来的巫师都拿魔杖指着这个男人。这男人看上去已经无力反抗,只能任由Snape将他拖出,挣扎的动作都不曾有。

    “嘿,”Sirius冷笑道,“你好啊,Felton教授——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?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对他们来说,既诡异,又是祸端,至少Lucius就不能够容忍他带走自己的儿子,还带到这种地方来——一路赶来他看了许多超乎他想象的东西,并不是时常传来消息都时不时能令他心脏骤停,他被带到这里的独子却只有十二岁,很难说这么小的孩子能不能在这里活下来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父亲来说,这不比孩子被绑架且索要金加隆更令人心焦,或者说,这比绑架糟糕多了。Lucius甚至在内心诅咒过那个被选中的大难不死的男孩,如果Draco不是与他交好,也不会卷到这一波事情里来,至少那样的情况下Draco还能保命。

    但是,与此同时,他又后悔在福吉做出决议时没有阻拦,而是抱着‘看一看情况’的心态……最终事情闹得比他想象中的要大许多,这不是他一开始从未想过的。

    世界上没有透不出去的消息,Sirius早就为了这个狠狠揍了姐夫几拳,这事情虽然无关Malfoy家,但是强权者总是善于迁怒,Lucius自己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也许Felton根本就是变种人这边的人,他把Draco带走是为了报复。Lucius焦急之时还曾这样设想过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Felton从地上抬起头,斗篷兜帽依旧罩在他的脑袋上,Snape冷冷地挥了一下魔杖,兜帽却纹丝不动——Felton的手指将它抓的很紧,三个男巫依旧只能看见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西弗勒斯,”Lucius看着这个男人,痛恨的目光几乎要在他袍子上烧出一个洞,他挤出一个词:“吐真剂。”

    Snape马上从袖口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瓶子,Sirius伸手将Felton的下巴遏制住,掰开他的嘴,Snape则利索地将瓶子里白水一样的魔药滴进去三滴,Felton虽死死揪住兜帽,却也没有紧咬牙关,吐真剂顺利地滑入他的腹中。

    “——第一个问题:这里的一切和你有关吗?”

    Snape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,他灌完吐真剂便急急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,”Felton说,“法阵是我设计的,我画的,我亲手送天启去见了地狱——如果麻瓜上帝肯见他的话,天堂也是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比起实话更像是随口胡说,因此Snape怀疑地看了这个男人许久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都没办法杀死的人,”他缓慢地说,“你用什么办法杀死了他?”

    Dumbledore曾派他来这边潜伏打听过一阵子,没人比他更了解天启是一个多难搞的变种人,说他是神绝不为过,因为他有着神一般的权能。

    Felton平静无比:“因为他活该——拉他下地狱的不是我,是他曾经害死的数万条人命,他们要带走害死他们的罪魁祸首,又有谁能留下他?”

    “这不能说服任何人。”Snape说。

    “还因为是这里,”Felton说,“他太过高傲,数万年前他便在这里被刺杀,因他而死的人多数成为鬼魂在这里游荡——看,他活该去死。”

    三个男人对视了一眼,都不是麻瓜出身的天真小年轻了,他们知道这种情况其实是合理的,欧洲甚至有不少人‘鬼屋’,不少麻瓜因此死于盘亘于那儿的鬼魂手中,造就不少传说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——你对Draalfoy以及Harry Potter有着什么样的企图?”

    Snape问。

    这一次,被询问的对象只是沉默,并不出声,这让三个人感到棘手——吐真剂当然没有失效的对象,但是假设受过专业的训练,光是保持沉默便足以应对吐真剂。这证明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,至少这个男人的行为是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那这个男人接近两个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“我不吝啬于一个摄魂取念,或者再来一点吐真剂,”Lucius上前几步,异常凶狠地低语,蛇杖抵在Felton的下巴上,“但是那会不会让你变成一个傻瓜或者疯子就难说了——你不会想试试那样的感受的,我以为你至少是会审时度势的,Felton。”

    一声冷笑从兜帽下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要像对待Longbottom夫妇那样对待我吗?那你和你的同僚Bellatrix比起来,也并无什么优秀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种连挑衅都带着懒意的语气,足够让Lucius的脑门上隐隐露出青筋,指节捏的发白,一个恶咒无声无息就丢了上去,血腥味便隐隐从Felton的斗篷底下弥漫而出。

    “算不上劝说,只是个随口建议,”那被束缚着和被三根魔杖指着的男人懒洋洋地说,一点都没有为吐真剂和恶咒所动,“早点转换阵营对Malfoy家并不坏,现在开始抹清首尾出出力还来得及——只看不做从来都不算诚意,你觉得Dumbledore会庇护一个这样的家族吗?”

    这古怪的发言令Lucius手心冷汗密布,浑身僵硬,尽管面前这男人形容狼狈,他却依旧有一种被窥视了所有想法的危机感,这不是说他感受到了什么非同一般的恶意,而是这些话轻易戳中了他之前最担心的隐蔽心事。

    Sirius和Snape却同时露出‘这个怪胎’的表情——谁会在这种情况下说这个?除非他想要得到非同一般的酷刑和折磨。

    “噢,还有你,”Felton抬起头,露出的下巴尖儿朝着Sirius,“何不多辛苦一下呢?挣下金加隆比去找疯子拼命要好得多,是吧?Poter总要有一个魔法监护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关你的事!”Sirius对这来的莫名其妙的建议报以一声从鼻子哼出来的冷哼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,教授……”Felton最后将头转向Snape,后者抱着双臂,倒是想听听对着自己这个男人会喷出怎样的狂妄之语,但是Felton最后居然只是对他笑了笑,声音拉的老长。

    他的兜帽在这一刻掉了下来,面容将在场的其他人齐齐逼退一步,错愕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。但是Felton重新拉上兜帽时,却也只浅浅地遮了一双眼睛而已,但是袭上他眼角与大半张脸的黑色纹路却清晰可见,黑魔法这个词仿佛就此打在他脸上那样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生已经完啦,教授。”他像个喝醉的人一样满面潮红,眼角挤出几滴生理性泪水,左手还在空中狠狠地挥了一拳,“和我一样,比我更惨,祝您好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在三根魔杖尖儿的包围下,迅速化作一抹黑烟,朝着另一个方向急速飞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Draco撑在帐篷外头昏昏欲睡,突然听到这么一个声音吓得浑身一个激灵。他左看看右看看,来来往往的后勤人员谁也没看他,本来守在外面的Scott也进去了,但是刚才Felton的声音确实在他耳边响着,仿佛阴魂不散……呸呸呸,不,Felton肯定还没死呢。

    他转了个圈,在自己背后猛地发现了那道黑漆漆的影子,吓得差点把刚刚塞进嘴里的薄荷糖卡在嗓子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梅林啊,你刚才都在哪儿?”他感到不可思议地问。

    “干了一件可能你一辈子都干不了的事情。”Felton站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,过往的后勤人员仿佛都成了瞎子,谁也没注意到这么一道可疑的影子站在角落,“但是这不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重点是什么?”Draco提心吊胆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Felton抛出这么一句话,随后Draco就在震惊之中察觉到自己的口袋多了些什么,沉甸甸的,他本能地瞪着眼睛把手伸进口袋,摸到的是一大串钥匙,有大有小,还有古灵阁专用的钥匙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”Draco木然地说,“你要死了,所以留了一笔遗产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这么理解也可以,但我只是去一个远一点的地方待着,不是去死,”Felton说,“古灵阁的金库和我办公室里的东西,谁想拥有它们的所有权就得拥有这串钥匙,拿好了它们,用掉什么不用跟我说,反正我的东西也是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大方,搞得Draco以为自己在做梦,还轻轻拍了自己脸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肯定是在做梦。”他喃喃地说。

    这么说Felton这就要离开自己的生活,自己的人生了?这么简单?这才发生了什么?Felton才做了些什么他就要走了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甚至都没见见Harry。”

    Draco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支吾半天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是为他而来的。”Felton转身,走近了一些,Draco也下意识往前踏了一步,“Potter从来都是一个例外,但是我从来不肯因为他而做那个例外,我也不允许他成为一个人人艳羡的例外,他也就那样——明白了吗?我从来都不是为他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Draco还未反应过来这个Potter指的是哪个,就觉得脑袋顶上被人抚摸着:轻轻的,就像是小时候父亲对待还只有不足五岁的年幼的自己,他说想要父亲的晚安吻,父亲就给他晚安吻,他说想要父亲的夸奖,父亲就给他夸奖,继而用手掌摩挲他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特别舒服,特别让人开心。

    他捂着自己的额头,为了这个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我为你而来,”那个男人不肯摘下兜帽,Draco却能看见他的微笑,“我的目标是你能为了什么可以变得更好,而你……确实为了谁而选择变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我不是。我没有。Draco想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的已经超常达成了,你做的很好。”Felton说,“比我要好,比我想的还要好。但是,这不是我让你达成的——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选择。你就是我,你证明了如果机会合适,我完全能做一个有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——”Draco习惯性地反驳,却戛然而止。因为他无法反驳,Felton在后半段全程失踪,因为Draco先一步追着Harry的方向跑了过去,这完全出自于他自己的意愿,除了那个门钥匙和那瓶独角兽血,Felton根本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掺和。

    他甚至发誓,要和Felton做不一样的人,他不要做一个这么冷血的人,他要救走Harry……而且他做到了!统统做到了!

    这时候Draco才恍然大悟——比起以前的自己,他确实不知不觉改变了太多太多的地方,这些都是情急之下逼出来的改变,可是Draco知道,有些东西变了就很难再改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问题又不知道第几次地浮现上来——Felton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?

    Draco茫然极了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吗?擅自追出去的是你,想要保护他的是你,抽出那把剑的是你,”Felton说,“这都是你的想法,你的作为,你超出我预料的地方太多……我为你感到骄傲,Draco。”

    Draco?他叫我Draco。

    Draco的心里突然有那么一块地方被狠狠捏了一下,用力过度,并不温柔,却足以吓了整个人一跳。Felton从不这么叫他,更何况叫的这么的温和又充满称赞之意,这一切是做梦都不曾梦到过的东西,Draco觉得有些天方夜谭,可是他急促呼吸几下,又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”终于,Felton说,“不然我会先一步把父亲和教父给气死。”

    Draco半天才意识到他在说谁,却没什么深刻体会。这感觉很奇怪,Draco知道他是自己,长大的,未来的自己,但是他绝绝对对没办法把自己看作Felton,也没办法把Felton看作Draalfoy。

    可是他下意识地是想要依赖这人的——他知道自己的一切想法,最懂自己,还知道未来,不是么?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个人就要走了,而且说的话平和的要命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Dumbledore才会说的话,资深的Slytherin从不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Draco语无伦次,在Felton快要重新化作一整团黑雾的时候冲他嚷嚷,“你对——对Harry怎么看?”

    你就只有这一个问题想问?!话刚出口,Draco就想锤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似乎是没想到Draco问了这么一个问题,Felton停顿了一下。他仔细想了想,突然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来这儿的起因,却不是主因,”Felton说,“但是我知道,我一直有个不甘心的事情,这和他有关。他从来都是我的克星,甚至在死了之后还破坏了我的习惯,破坏了我的人生,我怀疑这都是上辈子留下来的厄运,不然就是我被诅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甘心的事情?”Draco问。

    “很小很小的一件事情。”Felton突然嗤笑一声,不知道是在笑自己,还是在笑别人,“不,现在想想,可能我重来一回真的只因为我不甘心——明明是我先来的。”他轻轻地说出最后一句话,些许不甘心轻轻夹杂在其中,却又听不出几分恨,只有许许多多的惆怅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想得到幸福,就不要输给Weasley,”Felton居然还认真地叮嘱道,“哪个都不能输,别让他们靠的太近,我可提醒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哈?”

    没等Draco摆出第三个困惑表情,Felton便彻底化成一团黑雾,消散在空气中,连方向都无从寻觅了。但是Felton留给Draco发呆的时间并不多,因为很快他就被人急匆匆地拽过手腕。

    “Draco!”

    Draco恍恍惚惚看向那个敢拽着自己的人时,结果看到的是Lucius一张阴沉的脸时,他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,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——我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父,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菲尔顿呢,思虑再三,写到现在发现并不想让他挂掉。如果那样的话,太狗血,太悲哀了,我不是放这种刀子的后妈,我是爱他的。其实事到如今,对他而言,挂掉与否也不重要啦,目的达成后他比较随和。

    他的结局会在正文完结后交代,使用黑魔法绝对要付出代价,肯定的,但是代价并不是死亡,嗯,就这样,到时候给他一个超长番外。

    天启的死,准确来说不是菲尔顿亲手搞死的——他是作孽太多,被冤魂拖着去死了。因为不重视普通人的人命,杀戮过多,还不肯换个地盘,最终被自己做的孽坑死了,菲尔顿是魔法开挂,从灵魂层面干掉了天启。

    作者的随笔唠叨:这几天真的特别特别倒霉……为了做pv去升级电脑,结果我问了几次需不需要备份,修电脑的说不用不用,结果特么我一打开,整个d盘e盘都不见了好么!!结果修电脑的还说我电脑奇怪,别人电脑都是这么干的,是没问题的,真特么气死我了,恢复数据也找不回来我丢失的工作文件…………我只能自己补全……

    电脑系统重装了一回,我都不认得它了,捣鼓了好几天才连上网……

    fgo抽卡一单下去也只有蛋糕…………

    我怎么就这么倒霉…………

    电脑坏掉那天气着气着还上火,还牙痛,下个星期还要去看牙…………梅林啊你带我走吧…………

    心情超级,超级,差…………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返回目页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哈利·泽维尔[综英美]第174章 我先来的》,方便以后阅读哈利·泽维尔[综英美]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哈利·泽维尔[综英美]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沙龙国际365